第六章 从属(四)--弟--
时间:2019-05-24

第六章 从属(四)--弟--

--弟-- 


  冯可依只是在清洗身体,可是长时间地反复搓洗却令身体里升起一阵异样的

感觉,表面是针扎般的痛感,其实,每当海绵泡泡用力地在肌肤上摩擦时,颤栗

的肌肤竟生出与绳索紧缚其上、紧紧勒住相类似的的快感,习惯了绳缚快感的肌

肤开始复苏了这三天凄绝的快感地狱的记忆。


  冯可依渐渐停下来,实在不想重温那种无比刺激,令她既期待又恐惧的受虐

快感,再加上时间差不多了,如果继续洗下去,上班就会迟到了。关上莲蓬头,

冯可依拿起浴巾擦干身上的水滴,在海绵泡泡长时间用力地搓洗下,本来雪白的

肌肤染上了一层粉红,就像重生的肌肤一样,看起来分外粉嫩清新,没有一丝污

秽。


  冯可依披上浴袍,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向客厅走去,发现在沙发

前面的茶几上放着一张纸笺。冯可依拾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从度假村回来

后还打算在汉洲住一段时间,姐姐,到时,你一定要好好招待我啊。


  俊浩……冯可依喃喃地自语着,没有意识到纸笺轻飘飘地从手上滑落,思绪

回到了昨天晚上。


  星期日傍晚,冯可依陷身在肛交特有的既痛苦又快乐的快感地狱里,就在她

向后高高撅着臀部,面带舒愉地承接鞠启杰有力的抽插时,忽然,落在床上的手

机响了起来。


  「啊啊……啊啊……我好美啊,要飞上天了,啊啊……啊啊……射在我肛门

里吧!启杰先生,啊啊……求你射在可依的肛门里……」即使是和寇盾肛交时,

也没有这么求过,冯可依在意乱情迷下,倾吐着屈服的语言,央求鞠启杰在她的

肛门里射精,而且,这并不是第一次,类似的语言她不知说了多少,现在,冯可

依已经彻底地驯服了,堕落在鞠启杰天赋异禀的性能力下。


  「俊浩是谁?晚上给你挂电话,你的情人吗?」鞠启杰停止了抽插,脸上的

表情冷静淡漠,弯下腰,紧紧贴着冯可依汗淋淋的身体,一边窥视着冯可依潮红

的脸颊,一边把手机上显示的来电给她看。


  「啊啊……啊啊……您误会了,我没有情人,俊浩是我弟弟,啊啊……不要

管他,启杰先生,不要停,继续干我,啊啊……啊啊……」冯可依连忙解释,生

怕鞠启杰认为她有情人。


  「接通吧!」


  「不……不要啊!启杰先生,啊啊……啊啊……我真的没有情人,俊浩的确

是我的弟弟,啊啊……啊啊……我这副样子怎么接电话啊!求求你,别让我接,

饶了我吧!啊啊……啊啊……」


  鞠启杰不顾冯可依的哀求,不由分说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冯可依耳边,

同时,臀部开始缓慢地蠕动,九浅一深地抽插着明显紧张起来、更紧地夹着自己

肉棒的肛门。


  「喂!姐姐,怎么这么久才接啊?」


  电话那头的冯俊浩有些不耐烦了,冯可依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尽量把

声音放缓,说道:「俊浩,有什么事吗?」


  「姐姐,你可真冷淡,一开口就问我有什么事,没有事,我就不能和亲爱的

姐姐说话了吗!不说别的了,我现在在你家楼下,按门铃没人接,姐姐,你不在

家吧!今天,很晚才能回来吗?」


  听着冯俊浩不满的语气,冯可依在心中哀叹一声,这种状态下委实不好解释

什么,便不安抚弟弟,直接说道:「那个……我现在在东都出差,啊啊……今晚

不回去。」


  「原来是这样啊!姐姐不在也没什么的,之前跟保安沟通过吧!那我叫保安

给我开门!今晚,我就住在姐姐家里了。」


  「去吧!我早就跟保安说过了,你住在客厅右侧的房里吧!啊啊……俊浩,

你要在汉洲待多长时间啊?啊啊啊……」就在这时,九浅一深的深来了,鞠启杰

重重地把肉棒捅进去,发出一声闷响。


  「暂时还没决定,咦!姐姐,你没事吧?怎么总喘粗气,还啊啊的,嗓子不

舒服吗?」


  听到冯俊浩疑惑的话语,冯可依不由惊魂失魄,唯恐弟弟察觉她现在在做什

么,连忙握紧双手,压下在心头奔腾的情欲,随便编个理由说道:「这几天嗓子

不大舒服,也许是吹空调吹的,啊啊……放心吧!小毛病,没事的……」


  「姐姐,你要注意身体啊!长期处在空调的环境里会得空调病的,对了,什

么时候从东都回来啊?」


  见弟弟轻易地被自己哄骗过去,冯可依不由松了一口气,安心地说道:「大

概星期一就会回去了,啊啊……俊浩,星期一,啊啊……姐姐请你吃大餐吧!」


  「好啊!我要吃帝王蟹,大龙虾……姐姐,我决定了,我不走了,我要和姐

姐住在一起,这样天天有大餐吃。」


  冯可依能想像得到弟弟现在是怎样一副欢喜雀跃的样子,嘴角不由一咧,露

出了甜美的笑容,柔声说道:「先这样吧!啊啊……等我回来后给你打电话。」


  「姐姐,我真想留下来陪你,可是和朋友定好了,明天去度假村玩,大概得

一周吧!对不起啊姐姐,我不能失约啊。」


  「什……什么度假村啊!啊啊啊……要一周,俊浩,太过于玩乐可不行,啊

啊……」冯可依心中一急,连忙出言劝阻。


  「姐姐,你可真扫兴,总要管我,我还想说,姐姐一个人在汉洲工作,千万

别有外遇,做出对不起姐夫的事呢!哼……」


  「你乱讲什么!臭小子,啊啊……快向我道歉,啊啊……」冯可依被戳到了

痛处,感到一阵滔天的羞耻袭来,阴户还有肛门一阵剧烈收缩,不禁虚张声势地

骂道,以掩饰内心的慌乱和不安。


  「嘿嘿……我先挂了,姐姐,吃点药吧!你的嗓子好像蛮严重的。」一阵不

好意思的讪笑声过后,冯俊浩挂断了电话。


  「您好过分啊,这种时候,让我和弟弟通话……啊啊……啊啊……」随着手

机离开了脸颊,冯可依心中一阵轻松,同时又感到非常羞耻,便低垂着头,嗔怪

地埋怨着鞠启杰。


  「嘿嘿……你弟弟倒是个好工具,能令你的快感增幅,你心里想绝对不能让

弟弟听到姐姐发出的淫叫声,可是,一旦你忍不住发出声音,被你弟弟听到,那

么强烈的兴奋感没体验过吧!当淫荡的姐姐肛交到达高潮,在我的精液注满你肛

门的瞬间,你发出尖叫声给你弟弟听!这种场景仅是想想就令人受不了,要不要

试试?你现在给你弟弟挂电话,让他重新认识一下他心目中的好姐姐。」


  「呀啊……不要啊……启杰先生,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冯可依听

到鞠启杰邪恶的打算,吓得花容失色,连忙一个劲的求饶,可被肉棒嵌住的臀部

看起来很淫荡地扭动着,不住摩擦着在肛门里缓缓律动的肉棒,贪求着肛交的快

感,似在催促鞠启杰用力、加速。


  鞠启杰不为所动,冯可依只好一边忍耐着如浪涛般冲击过来的羞耻,一边呻

吟着求道:「啊啊……启……启杰先生,求求你了,我……啊啊……受不了了,

啊啊……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啊……」


  被汗水粘成一缕的头发贴在潮红的脸颊上,冯可依披散着长发,随着脸蛋不

时仰起,哼出一串串如泣如诉、饱含幽怨的呻吟,油黑亮泽的发梢乱舞着,颇有

一丝狂野的味道。平常总是浮出矜持的微笑的脸颊好像忍耐苦痛地扭曲着,淡淡

的眉梢紧蹙在一起,又是苦闷又是妖娆,苦苦忍耐着从肛门里火辣辣的粘膜传出

来的在鞠启杰的恶意捉弄下不能一蹴而就的肛交快感。


  鞠启杰索性停下来了,着迷地看着冯可依凄美、妖艳的脸蛋,在他胯下呻吟

浪叫的女人给他一阵震撼的感觉,那种淫荡的绝美深深打动了他。


  「呀啊……不要停啊……」冯可依发出一声幽怨的悲啼,在无法忍耐的快感

下,她彻底抛开了羞耻心,手臂撑着床铺,浑圆的臀部开始前前后后地蠕动,摩

擦着肛门里铁杵般坚硬的肉棒,贪求着高潮。


  「啊啊……啊啊……好刺激!啊啊……要泄了,啊啊……启……启杰先生,

可依,啊啊……泄出来了……」冯可依陡然仰起脸,发出一阵满足的尖叫声,满

头黑发如瀑布般披散在白里通红的肩背上,赤裸的身体痉挛般的震动着。


  全身的力气似乎一下子被抽走了,冯可依软软地伏在床上,略显瘦削的双肩

仿佛抽泣时那样抖动着,急促的喘息声渐渐小了下去,潮红的脸颊上浮出获得满

足的慵懒表情。


  「可依,你现在的样子美极了,不过,要是配上淫叫声,那就完美了,给我

浪起来!」鞠启杰抓住冯可依柔弱无骨的腰肢,用力律动着小腹,被一个劲收缩

的肛门夹得愈发酸胀的肉棒再也不做保留,宛如打桩机一样,一下比一下重,越

来越快地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太重了,我……我要被你干死了,啊啊……啊啊……受

不了了,启杰先生,啊啊……再这样干下去,啊啊……可依……可依又要被您弄

泄了……」在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的『啪啪』声下,冯可依不停地淫叫着,魅

惑的苦闷表情逐渐变得恍惚,一串串唾液从她合不上的嘴里滑落下来,染湿了两

座E罩杯的巨乳。


  鞠启杰就像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人似的,一直保持着冲刺的频率,巨大的肉棒

每次都有力地捅进肛门深处,给冯可依带来一阵既粗野又畅爽的感受。


  「啊啊……启……启杰先生,啊啊……您也射吧!就……啊啊……射在可依

的肛门里面,啊啊……啊啊……可依,要……泄了,可依想……想和您一起享受

快乐,啊啊……啊啊……」冯可依就像只美丽的小母狗,跪伏在床上的身躯又开

始颤抖起来,臀部撅得高高的,等待着精液的浇注。


  长时间的冲刺,即使是天赋异禀的鞠启杰也到达极限了,便闷喝一声,猛力

甩出最后一击,重重地撞上冯可依肉乎乎的美臀。


  「啊啊……我泄了,啊啊……启杰先生,啊啊……啊啊……您射了好多啊!

啊啊……啊啊……好美的感觉,啊啊……」再次踏上快乐顶峰的冯可依僵直着身

体,剧烈地抖颤着,感到身体仿佛被一支长矛刺穿了,在火热的精液浇注下,渐

渐失去了意识。


×××××××××××××××××××××××××××××××××××


  在正要出发的时候,冯可依忽然接到寇盾的电话。


  「可依,早上好,现在还在东都吗?」


  到达东都的时候,冯可依曾被张维纯逼着给寇盾发短信,告诉他自己到东都

出差的事情。


  「早……早上好,老公,我刚才东都回来。」出于负罪感,冯可依不像原先

一接到寇盾的电话那么欢喜雀跃了,略显生硬地回答着。


  「怎么了,好像情绪不高啊!工作不顺利吗?」


  听着寇盾担心的话语,冯可依感到一阵暖流从心田流过,鼻头不由一酸,连

忙压下起伏的情绪,强作欢颜说道:「没有啊,工作挺顺利的,我这边,一切都

好,不用挂念。」


  「可依,别勉强自己,听你的声音,好像心事重重似的。」


  「是吗?没有的事,可能今早起来得太早了,现在有些困,没什么精神。」

冯可依心中一颤,连忙否定。


  「嗯,一大早就赶回来,有些疲倦吧?」


  「是有点累,老公,我的生理期来了。」冯可依忍不住把月经来了的事告诉

寇盾,似乎月经来了就代表不会怀孕,代表她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肉体关系,用

来暗示寇盾,她没有背叛,她还是从前那个对老公忠心的小娇妻。


  「可依,如果难受就休息一天吧。」


  冯可依听了,心头一暖,可是寇盾对她越好,她就越觉得对不起老公,心中

充满了背叛寇盾的负罪感,羞耻和悔恨令她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强自镇定情绪,

想要逃避地说道:「老公,我要出发了,我们下次聊吧!」


  「稍等一下,可依,其实我有事想对你说。」


  「什……什么事啊?」也许是心虚,冯可依一下子紧张起来,拿着电话的手

不由连连颤抖。


  「公司上市的日期定在九月十五日了。」


  「啊!定下来了,老公,你真棒,恭喜恭喜。」原来是上市的事,冯可依心

头一松,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当然了,我要不是最棒的,怎么能娶到你这么美丽的女人呢!」寇盾得意

洋洋地打趣,然后说道:「可依,你们的进度怎么样?特别行动小组的工作在九

月份也要进入尾声了吧!我可不想再次与你的日程冲突,因为在九月十五日前后

几天你得回来,陪我参加上市纪念酒会和一系列活动。」


  「哇啊!老公,我好高兴啊!做为你的妻子,陪伴在你身边去感受那么激动

人心的时刻,是我最大的荣誉。今天到公司后,我就查看工作计划,一定把我的

日程调整好。」冯可依欢喜得都要跳起来了,成为上流社会的贵妇人,是多少女

孩儿的梦想,而且她和寇盾还是真心相爱的。


  「看你高兴的,可依,去上班吧!这几天汉洲很热,注意避暑啊!」


  「嗯,老公,这段时间,你肯定会很忙,一定注意身体啊!要按时吃饭,注

意营养摄入,不许多喝酒……」冯可依像个碎嘴的女人一样嘱咐着寇盾,脸上荡

漾出幸福的光芒。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拜拜。」寇盾苦笑一声,挂掉了电话。


  手机里响起挂断电话的『嘟嘟』声,冯可依还在呆呆地瞧着手机屏幕,脑中

不住回想着寇盾关心自己的话语。


  他一点都没变,还像原来那样相信我,关心我,爱护我,可我都做了什么!

我在不停地骗他,背叛他,我是一个坏女人……冯可依忽然感到心里好痛,脸上

一阵苍白,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成串的泪珠止也止不住地流淌下来。


  我要回到过去,我要回到老公身边,寇盾,老公,我爱你……冯可依突然爆

发了,声嘶力竭地在空旷的房间里大喊,喊了一遍又一遍。


×××××××××××××××××××××××××××××××××××


  「车董,鞠先生的电话,要我接进来吗?」董事长私人助理刘裕美用内线电

话向车钟哲报告。


  「接进来吧!」车钟哲吩咐一声,随后又连忙问道:「他的心情怎么样?」


  「好的,我认为挺好的。」


  「你好啊!橘总,让你久等了。」车钟哲拿起另一部电话,热情地问候道。


  「你好,车总,我是鞠启杰。」鞠启杰始终是淡漠的语气。


  「橘总,什么时候回来的?」车钟哲早已习惯了鞠启杰的冷淡了,再加上有

求与他,便继续堆起笑脸寒暄。


  「回来没多久。」


  「冯可依早上回到公寓了,洗了很长时间的澡,在准备出发时接到寇盾先生

的电话,通完话后,便大哭大叫起来,眼睛都哭肿了,应该是想到做了背叛老公

的事而悔恨不已吧!你没看到,梨花带雨的脸上配以忧郁的表情,那种诱惑力简

直无法抵御,真是无法形容的活色生香啊!」车钟哲绘声绘色地向鞠启杰描述,

说到兴起处,不时淫笑几声。


  「眼睛都哭肿了,看来哭得很厉害,真是个愚蠢的女人。」鞠启杰不无关切

地骂道。


  「橘总,这几天过的怎么样?对冯可依满意吗?」车钟哲眼中一亮,察觉到

什么,便趁热打铁地问道。


  「这正是我今天挂电话过来致谢的原因,车总,我非常满意,可依很出色,

不,应该说她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牡犬。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能令我激动的事

已经不多了,没想到在可依身上,我能重新找到令我心动的感觉。」鞠启杰不吝

言辞,对冯可依赞不绝口。


  「哈哈……只要鞠总满意就好,哈哈……」车钟哲彻底放下心来,就怕鞠启

杰玩腻了,对冯可依不再感兴趣。


  「按照约定,可依归我所有,至于转让费,就从寇盾即将上市的公司股权里

出吧!」鞠启杰若无其事地说着,仿佛在说一件无关轻重的事似的,殊不知,把

股权换成现金计算的话,绝对是天价。


  「好的,就这么办,没想到购买新婚小娇妻的价款用她老公倾注一生心血的

上市公司股权来支付,这么有趣的交易方式我还是第一次遇上,不过,我喜欢,

哈哈……」车钟哲发出一阵邪恶的笑声,这场交易,他不仅调教了梦寐以求的冯

可依,过足了瘾,还凭空得到一大笔钱。


  「做为谢礼,我会暗中操纵一番,让股价再涨个几成,然后再把股权转让给

你。」达成了交易,鞠启杰心情大好,不介意让车钟哲再尝尝甜头。


  「多谢了,橘总,你真是名副其实的金融大鳄啊!」车钟哲乐得合不拢嘴,

不只是恭维,发自内心地感叹道。


  「九月十五日上市,在这之前,还请车总继续调教可依!」毕竟日期未到,

不好现在就把冯可依要过来,鞠启杰只能向车钟哲发出委托。


  「好的,就如橘总所愿。」就算鞠启杰不说,车钟哲也会提出来的,冯可依

并没有调教完全,好不容易发现一个有着极致潜力的母狗奴隶,车钟哲舍不得就

此罢手。


  「不过,可依已经属于我了,车总,管好你的手下,不能做太过分的事,不

能逼迫得太厉害,要知道兔子急眼了也会咬人的,万一可依被逼到绝境,不管不

顾地向寇盾全盘托出,我们只能停止交易了。我可不想面对寇盾的疯狂报复,车

总,想必你也不想吧!千万不要搞砸了啊!」鞠启杰的语气变得冷厉起来,警告

车钟哲不要得意忘形。


  「我知道怎么做吗,橘总,你放心,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在

股权转让给我之前,我会适度地调教冯可依,把她塑造成更有魅力的母狗奴隶,

同时,我还会扼杀她妄图回归寇盾先生怀抱的希望萌芽,绝对不会让她从我的掌

心里逃走。和冯可依有着深厚关系的一个男人表现出对冯可依的兴趣,下一步,

我打算推动一下,让冯可依认清自己的淫荡本性,使她的SM本能尽早觉醒。」


  为了安抚鞠启杰,车钟哲连忙保证,并且透露出下一步的调教计划。


  「嗯,有劳车总了。」鞠启杰对车钟哲的答复很满意,没有多说什么,便挂

断了电话。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