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的淫荡妻子
时间:2019-12-11

东窗事发我老婆今年30岁,我们结婚五年来,我一直以为她只是稍微有点冷感,没想到半年前被我无意中发

现她不但不是冷感,而且还有暴露狂。原来正常性行为是无法满足她的性需求。

那天晚上我老婆加班,大约十点半时我突然想到18楼天台透透气,搬来这么久也没有上去看一看。信步走到

F栋的楼梯间时,(我住D栋)发现电梯机房那层好像有人声,好奇心驱使下,前去探个究竟。却听到一男一女淫

秽的对话。女的好像求那男的干她,但是男的却故意戏弄她,并且要求她做出种种下流的动作,只要女的到天台上

爬一圈,就答应干她。

我听到他们往下走的声音,便急忙退到天台,躲到角落的大型的排风管后面。过一会儿,看到一个男的探头望

了望天台,接着看到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女人像狗一样的爬出来,而且屁股后吊着一双高跟鞋,显然鞋跟分别插进她

的肛门与阴道里。她好像怕高跟鞋会掉出来,所以并不敢爬得太快,偶而伸手扶着插在屁股上的高跟鞋。等到她爬

回到楼梯间门口时,那男的还踢掉拖鞋用脚趾去揉女人的乳房,并且一手扯着女人的长发,后来那女人还用嘴去吸

吮男的脚趾头。后来那男的好像骂了一句话(我隐约听到有「贱女人」三个字。),又咕哝了几句话,女人便仰起

了头,张开嘴巴去迎接男的吐给她的口水,显然她全数都吞进去了,后来他们就又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我当时全身僵硬,呼吸困难,头部好像受到重击般的嗡嗡做响。虽然我不认识那男人,可是那女的我却很熟,

她是──我老婆。虽然天色很暗,但是那头长发及那个脸蛋分明就是和我结婚五年的老婆。

(她……她不是在公司加班吗?怎么会这样?她是被逼的吗?可是她刚刚自己要求那男人干她呀?他们这样的

关系有多久了?他们是不是常常在这里偷情?那男的是谁?我是不是要去阻止他们?我该怎么办?)我们这栋大厦

才完工一年多而已,我们搬来也才4个多月(事发当时),现在进住户数还不满三成半,天台很少会有人上来的。

我不知愣了多久,脑子乱哄哄的踱到那楼梯间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将这对奸夫淫妇揪出来。这时听到我老婆隐

隐约约的呻吟声,这晴天霹雳令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应付,后来我就像行尸走肉般的,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中,不

想再继续窥探,也没有揭穿他们,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大约11点半时,我老婆回来了,看到我躺在床上没有睡着,便说道:「唉呦!累昏了,我老板今天不知发什

么飙,害得我们这小组快累翻了!」说完后,看我也没什么反应,就跑去洗澡了。那一整晚我没有睡着,脑筋里头

胡思乱想着,种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纷纷涌上心头。

自从在天台发现我老婆的奸情与变态行为后,报复的念头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曾经设想过很多的手段,甚

至想过要找几个不良少年将男的痛殴一顿,再将我老婆狠狠的轮奸。但是理智都告诉我这不可行,况且我又不认识

什么黑道人物,后遗症也很大。而且,话说回来,我也不是一个狠心的人,虽然头几天愤恨难平,但是几天后就较

理性下来了,同时我也决定用传统的方法来处理。

首先,这一阵子都不和老婆性交(反正本来就不常做),既然她这么淫荡,一定会忍不住,总有被我再逮到的

机会。至于这段婚姻我认为维持不下去了,总不能我戴了绿帽还让他们这对狗男女好过。我打算会同警方抓奸,弄

得他俩身败名裂。我曾打电话到警局询问抓奸事宜,但是得到的回答却使我很灰心。反正警察他们的心态是多一事

不如少一事,推托了一堆什么认定的问题啦……不是他们的义务啦……只能站在公证人的立场啦……人、事、地的

认定问题啦……管区问题啦……等等,听得我糊里糊涂的,总之要明确的地点与发生在他们的辖区才可以配合。

因为我的工作自主性较高,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几乎无心在工作上,只要我老婆要加班的日子,我就特别警戒。

为了怕打草惊蛇,我也不敢打电话到她公司求证(以前从没打过),索性到她公司附近监视(那真是苦差事,闪闪

躲躲的,好像做亏心事的人是我一样。),跟踪了几次也都没什么异常。

终于在两个星期后的某一天晚上约七点半时,看到我老婆行色匆匆的下楼,拦了一部计程车就走了,我内心肯

定她一定是去会奸夫,因为她自己有开车干嘛坐计程车。于是我赶紧戴上安全帽,骑车远远的跟踪她。

不久碰到交流道,当我从机车道转出来时,却发现一、二十辆的计程车挤在汽车专用的便桥上,等我赶到便桥

的另一头时,却发现跟丢了。这时我心急如焚,我知道她不是回家去(她妈的!肯定是和奸夫到某宾馆销魂。),

虽然快气炸了,却又莫可奈何。于附近绕了几圈毫无所获后,只好悻悻然的回家了。

回到家里打开了电视机,虽然眼睛盯着萤幕,可是脑中出现的都是那天在天台上看到的画面。后来实在受不了

这种煎熬,也不管会不会打草惊蛇,大概在九点半时CALL我老婆的机子。但是一直到十点多还是没有回电,我

也不敢再CALL一次(小不忍则乱大谋)。

终于在11点多时我老婆回来了。她看到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便说道:

「家里还有没有四号电池,我CALL机没电了。」(妈的!还真贼!先发制人!)「抽屉找找看,你路上不

会顺便买吗?」「我快到家才发现的,我想家里应该还有,先用完再买呀!」当我转头和她说话时,发现她鹅黄色

衬衫有水渍,而且裙摆也有。当她不安的眼神与我接触时,赶紧别过头去,并且走到矮柜旁说道:

「那……我找找看!」其实我也不想现在就拆穿她,替她圆场的说道:

「难怪我CALL你都没回!」「喔……你没有打电话到公司找我吗?」(试探性的口吻)「没有!也没什么

事,本来是想叫你顺便带一条烟回来,既然你在忙那就算了。」她如释重负的说道:

「唉…你还真懒!」(妈的!反客为主了。)「你看!同事弄翻了茶泼了我一身,不知洗得掉洗不掉。」「喔

……」我假装漠不关心的回答她。

我很讶异自己怎么会有这般『忍』的功夫,这顶绿帽保证是全世界最绿、最亮的。若不是我太低估这淫妇的反

应能力,就是他们已经套好招了,要不然就是她真的『够淫贱』,让她可以毫无罪恶感的应付过去。

后来她匆匆忙忙的去洗澡,就这样西线无战事的过了这一晚。

之后,我又去她公司监视了两次也无所获,心里正盘算着要请专业的征信公司来调查。

这一天她扣我手机说要她要加班,我也无心跟踪,公事处理完后,大约九点我就回到家。当车子快到大门口时,

却意外的碰到我老婆,她露出讶异与尴尬的表情看着我,我将车停了下来,叫她上车(我的车用地下停车场车位,

我老婆的车停外头。)。

「你的车停很远吗?」「诶……对……」她有点尴尬的说。

「我想走一段路运动一下。」「今天不是要加班?」「对……不过没什么事就早一点回来了。」(骗啸诶!没

什么事干嘛加班!老板钱多啊!而且要运动随时可以,干嘛将车停那么远。)我想这其中必有隐情,于是我不动声

色,在电梯中对她说:

「我待会还要出去,南投那边跟客户有约,可能要喝一点酒,我看两点以前回不来了。」「怎么要那么晚?」

「没办法!那老兄就是这时才有空,况且不陪他喝一点小酒,他是不会爽快的。」「喔……待会少喝些!」「我也

希望啊!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进屋后,我故意拖拖拉拉的,而她衣服也不换掉,看电视也心不在焉的。

我看看时间也快九点半了,向她表示再二十分我就要出发了。这时她说要先出去倒个垃圾。

于是我在五分钟后出门,故意将车停在两条街外,然后走回来。将机子都关到静音,故意从A栋的电梯上到顶

楼,躲在楼梯间的安全门后,这个角度可以使我看到对面D、E、F栋的情况。过了十分钟却没有什么动静,突然,

我的手机振动起来,我正想将讯号切掉时,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于是按了通话键,以手捂着嘴及手机,对方传来

我老婆的声音:

「喂!……你到那里了?」「快要到快速道路了。」为了怕回音我尽量压低声音。

「你声音怎么怪怪的?」「这里讯号不良啦,什么事?」「没有啦!你喝酒开车要小心喔!我累了,晚点我先

睡喔!」「喔……好!不用等我了!」黄鼠狼给鸡拜年,我猜她是试我来了。果然挂完电话不到十分钟,就看到我

老婆从D栋的楼梯间走出来往F栋方向移动。

(果然这里是她们的秘密基地)这栋大厦进住户少,天台几乎没人会上来,果然是个最理想的约会场所,况且

现在这么晚了,看样子她们也会在上次的那层电梯机房搞。

我把握时间,火速下楼,来到我停车的街角打电话到警局。经过一阵解释与推委,终于约好警员在街角碰面,

要他搭我的车到地下室。(故意避开管理室)途中警员警告我,抓奸最好抓到它们正在性交,否则不好定罪,而且

通奸是告诉乃论,要我深思。

听到这里,我的心理反而希望他们能玩久一点,而且希望那男人能够持久,否则要在短短的一、二十分钟里抓

到他们在奸淫实属不易。况且,刚刚耽搁了很多的时间,假如男的五分钟就完事了,那岂非前功尽弃了。

经过没多久,我和警员已经来到了天台。自门缝望向天台并没有看到什么人,警察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赶

紧向他表示他们可能在F栋的楼梯间里面。

于是我们蹑手蹑脚的来到楼梯间外,可是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我正纳闷他们会不会已经转移阵地。就在此时,

隐约有听到人的声音,但是声音太小了,听不清楚。我示意警员关掉他的无线电与机子,于是我们屏住呼吸,蹑手

蹑脚进到F栋的楼梯间,机房就在我们的上面一层。因为通往机房是ㄇ型的三段式楼梯,所以我领着警察上到第一

段的转弯口,这时声音就较清楚了。

警察迅速的探了探头看第二段楼梯,转头示意我看看,我看了一下并没有人,可是最里头的墙上有手电筒发出

的光,不是很集中,而且不停的在晃动。

就在这同时有人说话了。

「再张开点啊!」「嘴巴张开!舌头伸出来!」「刚刚叫你走到15楼,你为什么不要?」「我怕…碰到熟人

……嗯…哼……」「你的意思只要没有熟人就愿意罗!好!下次到我朋友那里!」「喔……嗯……嗯……」「哼!

现在假如你老公CALL你,不就等于他在帮你手淫吗?嘿……」「说话呀!」「嗯……他不…会……嗯……CA

LL我……的……嗯……」「哼!反正待会儿拿出来看就知道了。」此时我和警察面面相觑,不晓得他们在做什

么,于是我们也不敢采取行动。

不一会儿又有声音发出来。

「你自己拉住链条,我再CALL一通。」不到一分钟就听到较大声的「嗯嗯啊啊」淫叫声,接着男的吩咐女

的转过身来,并且抬高臀部。

「啊!你在做什么?」女的吃惊的问。

「我在题诗顺便签名留念啦!」「会…会被我老公看到的!」「你回去不会洗掉吗!而且你现在全身脏兮兮,

难道你不洗洗吗?」「他妈的!你还真骚啊!湿成这样,CALL机不知会不会坏掉?」听到这里,我心里头纳闷

他们是不是已经完事了,我想警察的想法可能和我一样。可是没有多久就听到:

「干……干我……」「用什么干啊?」「用……你的……『懒…教』……」「好!你转过来帮我吹一吹.」

这时传来一阵皮带扣环的撞击声与拉开拉链的声音,接着就没有什么声响了。偶而传来『呜、呜』与口水的声音。

我心里又激动又气愤,这贱女人平时叫她帮我口交都不愿意,现在不但帮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吹喇叭,还会说『懒

教』这等下流的名词。就在这时,警察用手碰了碰我,询问我要不要行动了,我向他点了点头。

我们依然小心翼翼的来到第二段楼梯,当转到第三段楼梯时,看到上面的平台上隐约有一男一女,男的弯腰的

站着,手上似乎抓着一条不知名的细线抽拉着,裤子褪到膝盖下,女的显然一丝不挂的四肢着地,屁股还蹶的高高

的,仰着脑袋朝男人跨下努力的吸吮着。同时男人的另一只手握着手电筒,正朝着女人的脸部照射。

此刻,警察也毫不客气的拿出他的手电筒,朝他们照过去。首先映入眼廉的是我老婆光溜溜的屁股,(因为它

正对着我们),不但肛门与阴部清清楚楚的被看到,而且有一条金色的链条从她的阴道中伸出来,末端被那男的执

握着。更气人的是,在她屁股与大腿内侧被用原子笔写了两行字,不过看不清楚。

(后来我才发现那金练子是BBCALL的固定练子,BBCALL则整个塞进我老婆的阴道里,回想之前的

对话,就不难明白是怎样的情景了。)警察让灯光停在我老婆的屁股一会儿后,就照向男人的脸部,这突如其来的

变化令那男人吓了一跳,放开BBCALL的链子退了一步,可是我老婆却随他的动作身体往前挪,手还扶着男的

阴茎深帕它跑出嘴巴,浑然不觉现场多了两个人。那男人带着惶恐的表情想推开我老婆,第一次并没有成功,当他

推第二次时我老婆嘴巴才离开他的阴茎,抬头望向那男人,当她的视线接触到男的脸部时,几乎在同时也察觉到不

寻常的变化,猛然转头往我们的方向看过来。突然发出「啊!」的一声,整个人绻伏在地上。

这时警察用手电筒敲了敲我老婆的肩膀,叫她将头抬起来,可是我老婆并没有照做。此时那男的赶紧要将裤子

拉起来,警察叫他等一下,并且吩咐他叫我老婆把头抬起来。于是那男的拉着我老婆的手要将她提起来,我老婆很

自然用手遮着了乳房,头压得低低的跪坐着。

「他是你先生吗?」警察指着那男人问我老婆,我老婆摇摇头。接着警察指着我问她道:

「那他是不是?」我老婆瞄了我一眼接着点点头。警察指着他们俩个说道:

「那你们麻烦大了!」「好了!把衣服穿上!」那男人迫不及待的拉起裤子火速的穿好,可我老婆全身光溜溜

的身旁也没有衣物。她先望着那男人接着望向角落的楼梯扶手,男人于是走过去想帮她拿那些挂在扶手上的衣服。

「不要帮她拿!」我厉声道。

接着我抢过警察手中的手电筒,走到我老婆面前用力的甩她一个耳光:

「贱人!」警察赶紧驱前想拉开我,我转头告诉警察我不会动粗,然后命令我老婆将腿张开,我蹲下去将电筒

照向她的屁股,凑前看到两行字:

【ㄨㄨㄨ的水廉洞,ㄨㄨㄨ到此一游】

又看到BBCALL下垂的链子,我当场差点气昏。不由得怒火中烧,『啪啪』又掴了她两个耳光,警察这时

赶紧将我和老婆隔开。而那男人也躲到角落去了。

我老婆呜咽的拿起裙子穿上,接着将衬衫及小外套穿上,最后穿上高跟鞋后将丝袜揉成一团握在手中,显然不

打算拉出BBCALL,可是我没有看到内裤及胸罩。

我于是问道:

「你的内裤和胸罩呢?」「我……没穿」我气得又想打她耳光,警察拼命的拉住我,并且说道:

「好了!好了!你说不动粗的。」「现在这里那么暗,我们笔录怎么做?」「我看……到局里还是你家?」「

我家好了……」我无奈的表示。

酒店奸情当我们一行人下楼进到我家里后,警察按照程序问笔录,这两个奸夫淫妇吞吞吐吐的回答着警察的问

话,并且坦承有过七、八次的奸淫行为。警察的目的只是要他们签名确认奸情,所以也没有问得很深入。后来他临

走时还劝我们能够好好处理等等,而我满腔愤怒情绪,哪听得下去他说的话。

我老婆一直满眼是泪水的求我原谅她,那男的则有意无意的将责任推到我老婆的身上。本来我怒火只算在我老

婆头上,这时那男人的举动令我相当不耻,于是等警察走后我对他说:

「你回家等法院传单吧!」接着他满脸愕然的被我轰出门了。

那男人走后的半小时内,我老婆一直跪在我身旁啜泣。

「对…对……不起……呜……」「你…要……怎么……办…呜……」「呜……你说说话呀……呜……」

她对我相应不理的态度也莫可奈何,只有不断的哭泣与重覆的恳求谅解。一阵的沉默后我开口:

「BBCALL还在你里面!是不是!?」她点点头。

「还不拿出来!放在里面很爽是不是!?」我指着她的下体。

她于是转身想到浴室去。

「回来!躺在我面前拿!」「不……不要……这样……」她哀求我道。

「啪!在别人面前都不怕羞!在我面前就装淑女!是不是!?」我再掴他一个耳光。

我气得抢过BBCALL用力摔在地上,并且要她一五一时的告诉我,她和那男人交往的始末过程。当她尾尾

的说出这段奸情的过程中,我才发现我老婆有暴露、恋物与受虐的变态性倾向。

那应该是开始于我们搬到这大厦的第三个月吧!

那天我老婆在天台上裸露下身,并且用一把随手捡来的油漆刷自慰时,刚好被他瞧见,在羞辱难当下只好听他

摆布,就和他发生第一次的性行为。而她也第一次尝到那种高潮,于是像吸毒一样就陷进去了。据她说前前后后大

概发生七、八次的性关系。除了有一次在宾馆,另一次在KTV酒店外,其余都在天台上进行的。

宾馆是她们第二次的偷情场所,不过我老婆并不喜欢这种纯粹性爱,所以后来他们就没有再到宾馆偷情了。而

KTV酒店那次的偷情,竟然就是我跟踪跟丢了的那一回……

记得那天我骑着摩托车,跟丢了我老婆坐的计程车,原来她到酒店去和那男人碰面。她一踏入包厢就看到那男

人在唱歌,可是却还有两个男人在里头,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搂着一位小姐。只见每个小姐身上都穿着两截式的内衣,

外头罩着一件薄裟,我老婆愣在门口不知要怎么办。

「呵!呵!你们看!她不是来了吗!?」她情夫停止唱歌。接着他拿了两张一百元钞票给带我老婆进来的少爷,

并且说道:

「叫刚刚服务的少爷进来。」很快的两位少爷就来了。

「多拿些酒和冰块进来摆在这里!」等少爷安排妥当后,接着那男人拿了两张五百元的钞票给他们,说道:

「一直到买单前我们不想被打扰,一切有里面的小姐打理。」少爷识趣的带上门,关上门后她情夫将她拉到到

身旁,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抬高她的下巴说:

「这位就是我邻居,我们常常「敦亲睦邻」!现在你们相信了吧?来!来!来!你们三个把罩衫脱掉吧!你们

两个一人三千!愿赌服输!」他先指了指包厢里的那三个女人,再伸手向那两个男人示威。我老婆这时才隐约发现

自己成为他们的赌具,想甩掉那男人的手,可是却被搂得更紧。

「嘿!嘿!嘿!你看!她好像不像你说得那样听话喔!」其中一个男人说话。

「对啊!人家大姐好像不愿意给你碰啊!」「就是嘛!不算!」「对啊!不算!不算!」那三个女人一人一句

的数落着。

「好!好!你们等等,我待会儿让你们心服口服!」那男人接着拉着我老婆进到包厢里的盥洗室。

「那两个男人是谁?你不是说我们俩唱唱歌吗?怎么在这种地方?……」就在我老婆惊恐疑惑心情的追问下,

那男人道出了事件的始末……原来那两个男子是她情夫的老客户,他向他们吹嘘起和我老婆的这一段奸情,还说我

老婆对他死心踏地的言听计从,可是在场的人都不相信他,还直说他真会幻想。最后他们就打赌说,假如他能叫我

老婆来酒店并且证实他所言属实,则男人每人输他三千元,公关小姐则必须先脱掉薄纱。而且他还激得三位公关小

姐答应只要我老婆做得到的,她们如数奉陪。

我老婆听完后惊疑不定的说:

「那……你……我要怎么做?」「你就当一下暂时的公关小姐。」「可是……我不会呀!」「唉呀!反正我怎

么说你怎么做就是了!」「可…是……你会……他…他们……我又不认识……而你把我说成…那样……我以后怎么

…见人……」我老婆担心的说道。

「就是不认识才好!放心啦!我那两个客户都不是本地人,玩过就忘了,不会有后遗症的。」她情夫说道。

「玩!?你要他们玩我?不!?不要!我要回去!」我老婆说完回头想走,那男人却抓住我老婆的手说:

「干嘛?你很高尚是不是?你求我玩你的时候,怎么不是这样?你不是喜欢暴露的刺激吗?他们只是一些不相

干的人,难道你要我下次找些熟人来玩,你才会比较习惯吗?」他用恫吓的口气威胁我老婆。

「而且……话又说回来,我们最近这样玩也有点腻了,你不想来点不一样的刺激吗?」她情夫续道。

「可是我……除了我老公以外就……只和你有过关系……我不要……他们……而且……我今天没有那种情绪,

我…我……」我老婆回答道。

「好啦!好啦!你只要配合我,保证不玩得过火,好不好?其实我也舍不得你给他们玩,我只是要你热热场,

让那些公关小姐陪他们玩玩。而且…她们个个比你年轻,嘿……你担什么心呀?!」我老婆明知道他是在威胁利诱

她,但是却提不出更强的理由来反对,面对着奸情曝光的窘况,而且有可能非自愿的在这里被玩弄,理智上告诉自

己应当回避这些人。可是想到「玩弄」两个字,内心底层那份潜藏的受虐与暴露的欲望,又蠢蠢欲动起来。

(反正只是陪陪情夫亲亲热,这些人我又不认识,应该没关系,她自我安慰的想像。而一想到奸情的曝光与要

在陌生人面前做煽情的事,甚至会被人用轻贱眼光与言语刺激……等等,不由得胸口热了起来,潮红的双颊显示着

她另一种反传统的堕落个性。相异于贤妻良母、有教养、理性的女人;变成荡妇淫妻、低俗、色情狂的女人。在内

心最里层的她,是渴望被轻贱、辱骂、瞧不起、被踩在脚底污辱,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真正满足她的官能需

求。)他们走出洗手间以后,那男人要她向在场的两位客户敬酒,这时其中一个中年人说话了。

「等等……虽然愿赌服输,不过要让我们输得服气啊!首先她是不是已婚?搅不好是你老婆?就算不是你老婆

也可能是其他场子的公关小姐啊!」她情夫想了想便说道:

「好!要证明没问题,不过赌局要加大,赌金变五千元,而且小姐要脱掉胸罩!」其实五千的赌金对他们而言

也不算什么,况且有小姐作陪,趣味胜过赌博,于是他们两个当然同意,只是公关小姐颇有微词,不过也不敢说出

来。

于是她情夫叫我老婆拿出身分证和公司名片给大家过目,并且要其中一位公关小姐拿名片到外头打电话到我老

婆的公司,假装是她以前的同事,藉此求证他所言是否实情。我老婆虽然觉得不妥,但也不敢拂逆她情夫的意思。

过了约十来分钟,那公关小姐垂头丧气的回到包厢,对我老婆的情夫说道:

「你真厉害!」煞时,收钱的收钱,脱衣的脱衣,满室的春色辉映着我老婆红噗噗的脸,羞得她头低低的不知

所措。她情夫这时打赏每个女人一千元当采头,让她们脱得更心甘情愿。同时也递一千元给我老婆,而我老婆却不

知所措,没有伸手收下这一千元。于是她情夫说道:

「收下吧!今天你是公关小姐,所以同等待遇,不过……你也要和她们一样。」听到这句话,我老婆傻眼了。

那两个男人,瞧了瞧那三个装模做样、遮遮掩掩的公关小姐,转头以幸灾乐祸的眼神盯着我老婆,等待她的行动。

虽然我老婆没说什么话反对,但是却楞在当场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于是她情夫再说道:

「好吧!今天你第一次,所以经验不足,我看让我们三个人来帮帮你吧!」于是他要那比较年轻的男人帮我老

婆脱掉套装的上衣,那中年的帮我老婆脱裙子,他自己则帮她除掉胸罩。那两人说了些客套话后,就不客气的开始

行动,那三个女人也兴致勃勃的看着这有趣的一幕。我老婆僵立在那里任人宰割。等他们都搅定以后,发现我老婆

还有一件裤袜,于是他们决定让划赢拳的人来执行这项任务。我老婆严然变成他们的玩物,其他三位小姐也乐得没

她们的事,纷纷唱着歌来助兴。

她情夫刻意安排我老婆坐在年轻男人与中年男人之间,其他的女人则穿插在男人中间。现在每个男人身旁都有

两个几乎全裸的女人,在他们享受齐人之福的同时,双手当然都没有闲着。只是一开始那两个男人还不敢明目张胆

的摸我老婆,只是有意无意的碰触我老婆,后来就开始对我老婆评头论足,言语挑逗。

「嫂子结婚多久了?」年轻男人发问。

「快……五年了……」「有小孩吗?」「一…一个……」我老婆皱了皱眉头回答。

「唉呦!看不出来哪?身材还那么好!你们看!都没有妊娠纹!」说着的同时,故意用手在我老婆的腹部及大

腿摸了几下。这时那中年男人指着年轻人说:

「说你没见过事面你就不信!这怎么可以叫嫂子,应该叫「妹…妹!」她又不是ㄨ董的老婆,况且你看她皮肤

那么细嫩,咪咪这么坚挺,你年纪都比她大多了。」说着也趁机摸了我老婆双手,并且用手捧了捧我老婆的乳房。

我老婆本能的闪了闪。她情夫却在一旁冷笑,并没有解围的意思。

(其实那年轻人只有25、6岁而已,况且我老婆皮肤虽然不错,可是乳房却不属于坚挺的,木瓜型、33B

或C吧!。)这时那年轻人拿起酒杯要跟我老婆陪罪。

「我……不能……再喝酒了……」我老婆战战兢兢的回答。

「咦?你刚刚只喝两杯而已,不是吗?」那年老的说道。

「可…是……回家会被……老公……发现……」我老婆答道。

「喔…喔!夫管严!」那群女人齐声取笑她。

这时那中年人和我老婆情夫交换的一下眼神,她情夫于是说道:

「好!你不喝酒可以,但是要处罚!」于是大家目光同时集中在我老婆情夫的身上,等他说话。

「现在起,你跪着负责帮我们六个人倒酒,做桌面服务,谁的酒杯空了,你就要接受处罚。」于是他们就开始

玩划酒拳,本来是要划输的人脱一件衣服,可是在场女性都只剩下一件贴身内裤,而且公关小姐表示酒店规定小姐

在店里不准裸体,否则会遭到重罚。于是他们改变游戏规则,男的划输脱一件,女的划输要跳一支艳舞(当然女的

跳完舞都会获得打赏)。就在这种热闹的气氛下,酒越喝越多,大家的行为也越来越放肆。那几个女孩可能拿到不

少的小费,越来越热情,不但跳舞极尽挑逗之能事,还会主动的投怀送抱,虽说不能脱掉内裤,可是也不介意男人

摸她们的身体,甚至默许男人的手伸进私处寻芳一番。

我老婆为了应付他们的狂饮,也闲不下来,而且每次为了倒酒必须像狗一样的爬来爬去,膝盖沾满了污渍。当

她为这些男人服务时,他们总不忘对她吃吃豆腐,甚至会趁着给小费时,隔着内裤抚摸她的阴户,她情夫却要求她

凡是有人给小费都要说声「谢谢」。不一会儿,她的内裤上也像脱衣舞娘般的夹了好几张的百元钞票的小费。

在这种淫乐的气氛下,她也渐渐的进入淫靡的意识中,暴露的变态心理也慢慢被挑起。在模糊的意识中,她感

觉到她的内裤被人褪到大腿,有一双手正在玩弄她的阴户。另有一双手时轻时重的抚摸她的乳房。她羞耻的感觉现

在交织着肉体的快感,且慢慢的在被取代中。

当她睁开眼睛,看到那年轻人身上只剩一条内裤,其中一个小姐的手正在内裤里上下快速的搓动,看样子那年

轻人正要射精。(原来小姐不愿在店里性交及口交),那中年男人正用双手摸着她的乳房,且试图要吻她,正在玩

弄她阴户的是她的情夫。

我老婆本能的想躲开那中年男人的亲吻,一不小心打翻了酒瓶,『乒』的声响引起大家的注目,只有那射了精

的年轻人和女孩舌头交缠在一起,似乎没注意到。

「妈的!你……你不爽,是……不是!」她情夫有点大舌头的骂道。

「没有……我是不小心的……」『啪』的一声,他掴了我老婆一个耳光,这时连那年轻人也都瞧过来了。

那中年人赶忙出来要打圆场,可是他却不知道我老婆的情夫是想借题发挥。

「郑董要吻你是你的福气,你吊什么吊!?」「还不道歉!」「郑董!对……对不起!」我老婆捂着脸说道。

接着她情夫转头对那三个噤若寒蝉的公关小姐说道:

「你们店里的小姐服务态度这么差,该不该罚?」她们一头雾水,又看到我老婆一丝不挂跌坐在那里,那知道

该怎么回答!

「好!你们三个服务不错,不罚!来!」他说着同时对每人派了五百元的小费。

「现在帮我们马杀鸡一下,我没说停,不准停!」有这等美差事,她们那会不要,急忙就定位开始抓了起来。

其中一个抓起一把纸巾正要替年轻人擦拭精液。

「不用擦!等一下她会处理。」情夫指着我老婆道。

「郑董刚刚的『性』致被你打断了,你该怎么做?」她情夫说道。

「郑董……对不起……请…请你亲……我……」我老婆答道。

那中年的男人望了望我老婆的情夫,正犹豫不决,但是看样子是玩真的,而且也意识到这女人有点被虐待狂,

于是从我老婆背后抱着她,双手抓着乳房,让她仰着头,将舌头伸进了我老婆的口中,不断的搅动。并要求我老婆

将他的口水吞进去,后来他啜一口酒慢慢的注入我老婆的嘴里,双手也毫不留情的挤我老婆的乳房。在郑董后面的

女郎很识趣的主动帮他打手枪。不一会儿的功夫,这个郑董就在我老婆的后腰上射出浓浓的精液。

这时她情夫要求我老婆用嘴帮郑董清理老二,待她完成后,又要求我老婆帮那年轻人清理鸡巴。于是我老婆趴

在那年轻人跨间,用舌头试图将那些快乾掉的精液卷入口中,因为有些精液顺着阴茎流到睾丸与肛门间,我老婆竟

也不闲脏的舔着他的睾丸,并且不时的去舔年轻人的肛门。这样的刺激使得年轻人的老二再度硬了起来,那年轻人

抓着我老婆的头,迫使她用嘴套弄他的老二,现场也传来阵阵『噗吱』『噗吱』的淫声。

「好不好吃呢?骚货!」她情夫幸灾乐祸的问道。

「好……好……呜……吃……」「那你就好好的吃吧!我来喂喂你的骚逼!」说着他提着他的鸡巴,从我

老婆的背后使劲的插入阴道中。

「啊!!……」这时我老婆的上半身传来『噗吱』『噗吱』的声音,而下半身则持续着『啪!啪!』的撞

击声。偶而还传来我老婆的淫叫声。

这一幕活春宫看得那三个女公关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不久,她情夫就把浓浓的精液射进我老婆的子宫中,可是那年轻人却仍然未射精。我老婆拼命的用手上下的搓

他的阴茎,并不时用嘴巴去吸吮,但是就是没有要射精的迹象。于是那年轻人抱起我老婆要她跨坐在他身上,可是

我老婆并不愿意,她说:

「我帮你吹出来,好不好?」「干嘛?你嫌我的脏啊!」「不……是……」「那为什么不要插进去?」我老

婆也不知怎么回答他,因为她心理想法是没有插入就不算性交,多少比较对得起我。我也无法体会她这种逻辑。

就在我老婆犹豫要如何回答时,那年轻人将我老婆压在沙发上,双手捧着她的双腿,用霸王硬上弓的姿势,整

根没入我老婆的阴道中。我老婆一方面没什么力气反抗,一方面自己也欲求不满,就这样被『强暴』了。

「不…要吗?现在不是插进去了,爽不爽?」年轻人用力的说道。

「啊……喔……我…我……不……我……」「你他妈的!『奥来啊给在室耶!(台语:淫妇假装是处

女的意思。)!』,干你这贱人!」他抽插的数十下后,抽出沾满精液与淫液的阴茎要我老婆舔一舔,接着要求我

老婆自己捧着分开的双腿给他干。接着再数十下抽插后,又抽出满是汤汁的阳具顶在我老婆肛门的周围划圈圈,并

用手掏了掏阴道中的淫液涂在菊花蕾。我老婆原本以为他要插进肛门里,正想反抗时,阳具再度插进阴道里。

此时,那年轻人用力将我老婆的双腿往头部的方向压过去,使得我老婆的阴户向上大开着,并且跳上沙发半蹲

着干她。那年轻人的阴茎属于细长型的,我老婆毕竟生产过,阴道有比较松弛。虽然每一下都顶到我老婆的花心,

但那年轻觉得还不够刺激,于是用手指插入我老婆的肛门里,慢慢搅动的探路。待我老婆惊觉他的意图时,无奈这

样的姿势使得她动弹不得。

「啊!不……要……不要!啊!……」就在我老婆的惊呼中,他已经拔出沾满淫液与白色精液的阳具,使

劲的插入我老婆的肛门里了。这是我老婆第一次的肛交,以前虽然她曾放些东西进入肛门手淫,但是体积都不大。

那三个公关小姐目瞪口呆的凝视这一幕,其他的两个男人却传出加油声。在这种错愕淫虐的气氛下,那年轻人

射精在我老婆的肛门里。

这时整个包厢可说是处在一种诡异的宁静里头。三个公关小姐挤在一旁,噤若寒蝉。男人们则陆续到盥洗室冲

洗如厕。我老婆则摊在沙发上,撕裂的肛门和着血丝,将她的快感都赶跑了。

就在这较宁静的时刻,我老婆隐约听到她BBCALL的警告声,当她发现早在九点半时,老公有CALL她,

而现在的时间已经快11点的时候,紧张得不知所措,只好求助情夫的意见,经过一番短暂的讨论后,决定先拨个

电话回公司探探虚实。还好我并没有打电话到公司找她。于是她们俩奸夫淫妇就决定先发制人,设下第2集里的那

段对话。

当她火速的想把衣服穿上时,发现套装掉在地上弄脏了,而内衣裤却被那一老一少的男人要求带回去做纪念品。

她一时也顾不得这许多,叫了计程车就往家里奔了。

原来她那天并没有开车回家,我这自以为精明的老公竟也没发现。

在我不断的逼问下,我老婆抽抽噎噎的叙述了她和情夫偷情的始末,种种的细节也一一的浮现出来。

随着她的奸情一一的曝光,我愤怒的情绪也慢慢的在转变,每多了解一点内情,我就多一份不明的高亢情绪。

我的感官在生理上始终维持着兴奋的状态,而在心理层面则夹杂着愤怒、灰心、错愕、羞辱……交错的冲击。我从

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也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但是,奇怪的是,我并不很厌恶它,甚至有点享受这错综复杂

的感官折磨。尤其每当他们的奸情有新的进展时,我却怀着期待的心情想去聆听,可是我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看

到我老婆带着羞愧、欲言又止的神情,苦苦哀求我不要再逼问下去的窘状,颇能满足我对折磨她所带来的成就感。

其实,在当时我最想做的事就是,用尽各种可能的方式好好的操我老婆一番,但是我的自尊心让我并没有这样

做。自尊心与传统观念告诉我应该是一位气愤莫名的受害者,我有权力断绝与这个淫贱女人的一切关系。

不久,天渐渐的亮了,经过一个晚上的折磨,满脸红肿的淫妇精疲力竭的趴在我脚边,而我所有的怒火也随着

我麻木的头脑飞散无踪了,不晓得我现在的心情应该是说平静还是绝望,我空荡荡的躯体无力的瘫在沙发上。经过

黎明前的一段沉默之后,我终于再出声: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我不知道……」「你有『需求』为什么不找我?」「我……因为……我…

…爱……你……」「喔……!你爱我!?所以要让别的男人『干』,我想,当别人『用』的合适的话,还会夸赞

我这个老公会挑老婆呢!?」我讽刺的说道。

「我想……以后有人来我们家,我还得告诉他们说『别客气!当做自己的老婆一样,不要见外!请尽情享用!

』是不是!?」我满腔愤恨的反讽道。

我老婆暂抖的回答:

「不!……不是这样……不是这……这个意思……我……」其实我不是不了解她的意思,只是我不能接受她

的想法。她是不愿她这种特殊的性爱癖好让老公发现,所以变成甘为他人的禁脔,任人予取予求甚至恣意凌辱,任

谁是他老公都不会接受她的这种逻辑观念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要聊天找老公,要干就找别人,这样就是爱我的表现吗!?」我继续愤怒的说道。

我越想越气,提起脚踹了她一下就回卧室了。躺在床上想起自从结婚以来,即使夫妻偶而吵架,我也舍不得说

一句重话,更遑论动手打她。可是现在她却甘心让别的男人随意的糟蹋、虐待甚至像狗一般的羞辱,这口气如何令

我咽得下去。然而,令我感到纳闷的,为什么听到她的这些变态行为,竟然使我有冲动与快感?

想着想着,意识也渐渐的模糊了,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袜子,接着一股温热湿黏的感

觉在我脚趾间游移,那搔痒却舒服的感觉,将我模糊意识慢慢抓回来。睁开眼睛的同时,看到我老婆正用嘴巴与舌

头在舔我的脚趾头。

我猛然的坐起来,发现她依然全身赤裸,而且还没有清洗身上的污渍。从她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她含着的不是

脚趾头,而是美味的蜜糖,我看着她那副淫贱样,越看越生气,猛然拉着她的头发拖到床边,用脚踩着她的脸,不

停的来回磨蹭。

「你喜欢脏是不是?来啊!尝尝我的脚底味道如何!贱人!」没想到她不但没有反抗,反而勉力的伸出舌头来。

「贱人!你真喜欢是不是!?那帮我吹吹喇叭!」她帮我脱去了裤子,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我的老二就开始吸

吮了,她如此的表现,更激发我的欲念与想虐待她的心理,于是我索性躺下享受她的服务,而且用脚拇趾去挖她的

阴户。没想到这贱人阴户早就湿着等人玩弄,并且主动的去迎合我的脚趾。另一方面,我的阴茎、睾丸、会阴与肛

门她也逐一的用舌头去服侍,我故意用脚趾去夹她的阴唇用力拧转,有时将它拉开再让它弹回,她嘴里则发出「呜

呜」的声音,不知是痛还是爽。

这时我将沾满淫液的脚趾顶着她的肛门,对她说:

「自己插进去!」她听到后,稍犹豫了一下就顺从的往下坐下来,但是阻力却很大。

「会……会痛……」「啪!」我用力的甩了她一个耳光。

「痛!你她妈的逼!别人用吊搓你屁眼时,你怎么不说痛!」我将这一阵子来的情绪都发泄在她身上,她也不

敢回嘴,勉强的一点一点的将脚拇趾挤入自己的肛门里。我也感觉她的括约肌在我脚趾周围按摩,这种感觉还生平

第一遭。接着我要她对另一脚如法泡制,就这样两脚交换的玩她的肛门,后来我还要求她将我脚趾上的残留物舔乾

净。

就在她舔我脚趾的同时,我还用中指插进她的肛门内部搅动。

「味道如何?你是吃大便的母狗!是不是?!」「嗯……嗯……」「转过来!这里有更多的大便!」我晃

动着中指命令她。

她也毫不犹豫的吞食着我的中指,并且用手不停的套弄我的老二,断断续续的说:

「干……我……好不好?」「你的逼那么脏,谁敢干啊!」我随手从画妆台拿了一把梳子丢给她。

「自己插吧!」她听话的将梳子柄插入逼中,用手扶着就开始抽插,另外嘴巴还是没有闲着,继续含着我的老

二吹喇叭。

我们唯持着男下女上的69姿势,我眼前这淫妇用梳子柄手淫,看来似乎也很兴奋,我却看不得她如此的享受,

于是又命令她自己用梳子柄插入她的肛门里,就在她咿咿呀呀的同时,她逼中流出的淫水滴到我的脸上,让我升起

一股莫名其妙的欲火与怒火。我将她翻转过来,将老二塞入她的口中疯狂的抽插,并且又拿了一把梳子(那种圆柄

周围有短刷的),梳子头(有短刷的那头)向内的朝她的逼硬插进去,她发出『啊……』的一声长啸,同时我的精

液也强力的射入淫妇的喉咙里,射精的同时也中断了她的尖叫声。

从这一刻起,我们夫妻的关系就有了革命性的变化。

上一篇:香港人妻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