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黑与小龙女
时间:2020-01-27

要说这娄黑却是不简单,当年他少年时外出游历时行至少室山下,恰好遇到一个被打得重伤昏迷的看起来像是少林杂役僧人的人,娄黑见那人昏迷,便上前去想要搜刮一番,哪想,娄黑在搜刮时,那僧人醒了,娄黑赶紧说自己是在为他探查伤势,娄黑照顾那僧人直到伤好,同时娄黑也得知,那个僧人本是少林寺的火工僧人,后来因为被人发现自己偷学武功而被少林寺的人硬逼要废他武功,那火工僧人硬闯十八铜人罗汉阵,叛出少林,逃下山来,那身伤就是被铜人罗汉打的。

这娄黑被这火工僧人逼着照顾他疗伤,却也因祸得福,那僧人在临走时传了他两册《九阳真经》,娄黑得此秘籍,日夜潜修,短短两年时间,一身真气浑厚无比,阳气旺盛。娄黑回到家乡,夺了那赵氏三兄弟的黑水堡,还收了恶贯满盈赵氏三兄弟为自己的手下,打遍周围两州绿林好汉,无一敌手,一时间,黑水堡在黑道间声名显赫,一般人无人敢惹。

可是娄黑却发现近几年,自己身体出了问题,问题根源却是那两册《九阳真经》,要知道,张三丰和郭襄都只是听觉远大师口述一边《九阳真经》,却都没听全,但是依靠真经里的武学道理都自己领悟开创了自己的武道,开派做祖便知道这《九阳真经》有多厉害,娄黑得到完整的两册《九阳真经》,自然比张三丰他们得到的多,可是那两人都是在《九阳真经》的基础上自创属于自己的武功,而娄黑却是直接修炼,而今,娄黑感觉自己浑身炙热,阳气过剩,却是因为他没有修炼完整的《九阳真经》的原因。

娄黑唯有靠着阴阳调和来压制体内过剩的阳气,但是娄黑体内几十年的阳气何其庞大,加上九阳神功能自我运行,一个女人是杯水车薪,加上娄黑本就好色,娄黑大肆抓捕黑水堡周围有些姿色的女子来奸淫。却不想,前不久,他发现自己领地来了几个武林高手,其中有两个女人很是漂亮,娄黑当即便把那两个女子掳劫回黑水堡,哪知那伙人是魔教的,黑水堡便和魔教发生了冲突,左清剑身为魔教四大淫使,自然要帮忙,黑水堡内要说真正的高手,便只有娄黑一人,当时娄黑被魔教多名好手围攻,相持不下,但是左清剑加入后,娄黑便被打得节节败退。
左清剑因为是潜入白道的探子,此时现身,自然不能明着帮魔教,便打着调停的旗号来插手。就在魔教和左清剑与娄黑谈好合作事宜时,却接到魔教急讯。
而今,小龙女在黑水堡现身,而且找的也是左清剑,娄黑本就暗恨左清剑他们,加上小龙女的美貌看的娄黑心里直冒邪火,便是什么用春药的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出来了。

小龙女和杨过都主要修习《九阴真经》可是世人都不知道,这《九阴真经》修的就是体内阴气,当世修炼《九阴真经》的人有四个: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而郭靖却不是主修《九阴真经》,而是把马钰教的《先天乾坤功》作为主修,加上练的是降龙十八掌这等至刚至阳的掌法,修炼出的阴气对郭靖无多大的影响,但是,黄蓉、杨过、小龙女他们三人却是主修《九阴真经》的,他们不知这《九阴真经》修炼后阴气过剩,男子引起过剩会损体内元阳,使得男子房事不济,欲望冷淡。而女子阴气过剩却与之相反,女子属阴,阴气越旺,身子就越敏感,欲念就越强,身子越是饥渴,身体便会长的吸引异性。要知,人都是有阴就有阳,但是《九阴真经》把女子体内的阳气都消磨掉了,身体的本能反应就是需要阳气进补,而最好的方式就是通过男人阴阳调和。

黄蓉因为郭靖元阳未损,虽然两人房事次数少,但却还能为她补阳,但是小龙女和杨过却不行,杨过常年修习《九阴真经》,体内元阳所剩无几,特别是近几年来,小龙女和杨过从未有过房事,小龙女苦苦用玉女心经压制自己的欲望,但是几个月前,却被左清剑给破了玉女心经,尝到了多年未有的肉体快乐,加上左清剑阳精给小龙女进补,小龙女久旷的身体终于进补了。这欲望的大门是敞开容易,关上却难。

小龙女和左清剑在一起时,每日都会承欢与左清剑胯下,但是分别后的几个月,小龙女回到古墓,面对已经闭关的杨过,终忍不住出古墓去寻自己的小情人。
虽说小龙女体内情欲旺盛,但是理智还是有的,寻找左清剑的几个月来,极力用玉女心经来压制体内的情欲,可是却想不到着了娄黑这淫贼的道,先是看到听到娄黑与其他女人交媾,引动了小龙女的欲念春情,然后以左清剑的消息,使得小龙女放开戒心,骗她吃下放了春药的酒菜,让小龙女绝无逃走的可能。
此时的黑水堡内,小龙女的房间,娄黑裸着全身,扛起被春药放倒的小龙女,「啪啪」两声,娄黑在小龙女挺翘的丰臀上连拍两下,小龙女此时正偷偷看着娄黑胯下鼓囊囊的睾丸发呆,却被娄黑打屁股措防不急下竟然发出「嗯哼……」的春吟声。

娄黑听到小龙女的春吟声嘿嘿一笑,把手按在小龙女的丰臀上揉捏抚摸着说到:「嘿嘿,柳姑娘,发骚了吧,今晚时间长着呢,我要好好玩你。」娄黑摸到小龙女裙摆胯间那摊湿润,鼻息中直冒热气,随手便把小龙女那身白衣裙撕破。
待娄黑扛着小龙女走到床边,把小龙女抛在绵软的锦被上时,小龙女周身的衣物已被娄黑撕成布条,挂都挂不住,唯一能遮体的就只剩胸前的那件白色肚兜。娄黑看了看床上玉体横陈的小龙女,便压了上去。

小龙女仅剩的理智依然抗拒着,一边推着娄黑强壮的身躯一边叫道:「堡主,不要,不要呀,求求你,不要啊,你快走开啊。」可是被春药放倒的小龙女哪是娄黑的对手,娄黑一手便把小龙女两只手按住,压在小龙女头上,小龙女顿时无法挣扎,娄黑嘿嘿淫笑着,把大嘴往小龙女细滑的俏脸上印去,小龙女晃动着头躲避娄黑的亲吻,娄黑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小龙女的下巴,捏着小龙女的牙关,小龙女的小嘴被迫张开,娄黑得意的笑道:「柳姑娘,你不乖哦,我要惩罚你,惩罚就是吃你的舌头,嘿嘿嘿。」娄黑说完便和小龙女嘴对嘴,把舌头伸进小龙女嘴里。

娄黑的舌头在小龙女的嘴里搅动着,两人的口水相互交融,小龙女的舌头极力的躲避着娄黑的舌头的纠缠,可是娄黑的舌头就是纠缠不放,两人的舌头在小龙女的嘴里追逐嬉戏,小龙女见躲是躲不过的,便奋力用自己的丁香小舌想要把娄黑的舌头顶回去,两人的舌头就这样相互交缠,舌面相互撕磨。两人的舌头缠斗的正起劲,小龙女也忘了自己舌头和娄黑舌头缠斗的目的,娄黑的舌头突然收回自己嘴里,而小龙女的舌头却紧追娄黑的舌头进入娄黑嘴里。

小龙女极力的张开嘴,娇艳的红唇,紧紧的与娄黑的嘴唇印在一起,只见娄黑的腮帮子上左凸右股的,两人舌头的战况很是激烈,此时娄黑捏着小龙女牙关的手早已拿开,那只手正隔着小龙女的肚兜轻轻的揉捏爱抚小龙女丰硕的胸部。娄黑的嘴唇突然和小龙女的嘴唇分开,只见两人唇分而舌连,两条舌头半空交缠嬉戏,然后娄黑一口紧紧含住小龙女的舌头往自己嘴里吸,小龙女无奈的大张着嘴啃咬娄黑的嘴唇,娄黑放开小龙女的舌头后又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小龙女的嘴里,小龙女有样学样的也把娄黑的舌头吸进自己嘴里。

娄黑终于放开了小龙女的嘴,只见娄黑抬起头,小龙女的舌头不舍的竟然追了出来,小龙女张开嘴,俏舌努力的伸出,两人舌尖竟然还用口水拉出一条银丝连着。娄黑见小龙女此时已是满面潮红,眼眸湿润涣散,呼吸间时不时的带出一丝娇吟,已然是一副春情勃发的状态。娄黑调笑到:「柳姑娘,怎么样,舌头被我吃的舒服吧,我的功夫可不止这些哦,今晚我要把我一身的功夫都要在柳姑娘身上试一遍呢。」

小龙女这才醒悟,赶紧收回自己的俏舌,扭过头不敢直视娄黑。小龙女那副样子,娄黑早已料到,也不多说,又低头伸出舌头在小龙女紧闭的红唇上舔弄撩拨,小龙女不管怎么撩拨小龙女的嘴唇,小龙女就是紧闭不张,娄黑见此,手指隔着肚兜在小龙女那颗已经半硬不软的奶头上重重一捏,小龙女不禁张嘴欲叫,娄黑乘机把舌头伸进小龙女嘴里搅动。

两人唇舌纠缠,口水交融,小龙女又逐渐沉迷于两人深吻的激情中,娄黑抬起头,重重的换了口气,然后又伸出舌头在小龙女的嘴唇上轻点一下,小龙女便小嘴微张,娄黑的舌头又钻进小龙女的嘴里肆虐。娄黑见此便知小龙女已经无法再抵御自己的挑逗了。

娄黑这次吻不光是吻小龙女的嘴,慢慢的,娄黑轻吻着小龙女的肌肤,然后吻住小龙女的耳垂,炽热的气息吹拂着小龙女的耳朵,湿热的舌头舔弄着耳廓,娄黑每舔一下,便让小龙女心中一颤。娄黑还时不时的在小龙女耳边说着粗鄙的情话,让小龙女不禁放开芳心。

娄黑试探的放开小龙女的双手,小龙女的双手竟然举放在头上,没有反抗。娄黑吻过小龙女美丽的锁骨后,伸手到小龙女的颈后,小龙女居然还微微抬头以方便娄黑解开肚兜的绳结。娄黑扶着小龙女的后背,揽着腰,把躺着的小龙女扶起来,左手顺势便解开小龙女腰间的肚兜的绳结,而右手一把便扯开小龙女的肚兜,而娄黑再次和小龙女激吻起来。

娄黑和小龙女接吻的同时,一双粗糙的大手终于接触到那对如玉的硕乳,那对大而不坠的丰硕乳房,被娄黑一手一个握住,娄黑立刻的感受到小龙女那对乳房的弹性手感绝佳,心中狂呼极品。小龙女的一对乳房在娄黑手里不停变换。
娄黑不停地轻吻小龙女周身的肌肤,双手把玩小龙女的乳房停不下来。娄黑精确的注意到小龙女的腰肢向前挺了挺,而小龙女的乳房在手里明显到又大了些,便捧起小龙女的乳房亲吻舔舐起来。小龙女此时欲火直冒,只觉得自己的胸涨的很,只有在娄黑的捏弄把玩下才舒服,但是小龙女渐渐的感到娄黑只是把玩自己的乳房,但是涨的最厉害的奶头却碰都不碰,而小腹的那团火却一直不断的往奶头窜,把她那对艳红的奶头烧的涨大。

小龙女实在忍不住了,便伸手想要自己捏捏自己的奶头,但是却被娄黑拦住,娄黑调笑到:「柳姑娘,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揉揉。」小龙女此时胸前的奶头正涨的厉害,一对奶头居然涨的和花生米一般硬硬的,小龙女一时放不下脸,说不出口,娄黑微笑着屈指轻轻一弹弹在小龙女的奶头尖上,只见小龙女不禁昂起头吟叫一声,嘴角尽然还滴下一滴口水。娄黑见小龙女那如痴如醉的样子问道:「柳姑娘,是这里吗,舒服了吗?」小龙女才缓过神来,正想硬气,哪知娄黑居然又屈指一弹弹在她另一颗奶头上,那如电般的舒爽直窜心头,再次发出一声娇盈盈的春叫。娄黑接着说:「柳姑娘既然没说,定然不是这里,算了吧。」小龙女脑中迷迷瞪瞪的听娄黑一说,赶紧说道:「不,就是这里。」「哦?柳姑娘,那你说我把你玩的舒服吗?」娄黑乘机问道,此时被欲火冲脑的小龙女也不多想便道:「舒服,我还要。」

娄黑见小龙女主动求欢,也就大方的双手同时捏住小龙女的奶头,小龙女一对涨的难受的奶头被同时捏住,那感受不禁让小龙女又挺了挺胸,嘴里吐出一阵长长的「啊哈……」娄黑一口含住小龙女的奶头又是吸又是舔的,娄黑吸了小龙女这只奶头又含住小龙女那只奶头,把小龙女的奶头用牙叼住,又是轻咬又是拉扯,把小龙女是美的眼角滴泪。

待娄黑放开小龙女的乳房时,小龙女乳房上的那对奶头竟然被娄黑硬生生的玩弄的红彤彤的如一节手指般大小,而遍布着一粒粒突起的乳晕也微微隆起,小龙女此时已经被娄黑玩的是满脸潮红,眼神迷蒙,大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娇喘着气,浑身的肌肤泛起一层淡粉色。

娄黑把小龙女瘫软的身子放倒在床上,抬起小龙女的双腿,毫不费力的便分开了,只见小龙女胯间早就湿滑不堪,腿根间的花瓣更是微微张开,娄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阴部,情不自禁的俯首在小龙女的胯间舔弄起来,娄黑的舌头轻易的便伸进了小龙女双腿间,娄黑只觉得小龙女小穴里,淫肉一层一层的缠住他的舌头往里吸。

小龙女发觉娄黑居然在舔自己胯间,惊叫道:「别,别舔,脏啊。」小龙女嘴上说别,但是身子却主动向娄黑挺起,一双美腿紧紧夹住娄黑的头,深怕他离开。

娄黑含了口小龙女的淫水,与小龙女接吻,并把小龙女自己的淫水度给她喝,小龙女愈发的情动,娄黑扶着小龙女的腰,用自己早就硬的发疼的肉棒抵住小龙女的阴唇,龟头轻轻的在小龙女的阴蒂上拨弄着说到:「柳姑娘,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你愿意我插进去吗?」娄黑真是无耻,都把小龙女玩成那样了,居然还玩这一手,小龙女这时哪能拒绝娄黑,只能无奈的答道:「堡主,别说了,愿意,好了吧,快进去啊……」哪知娄黑更无耻的说道:「柳姑娘,进去哪里啊,你自己掰开给我看看啊。」此时早被欲火蒙蔽心智的小龙女哪还顾得上世俗礼法,她现在只是一个需要男人的母兽,小龙女自己张开双腿,然手双手轻轻剥开自己的阴唇说道:「好了吧,快,快插进去啊,我受不了了啊。」娄黑见小龙女那副欲急待操的样子,把龟头轻轻的往小龙女自己掰开的阴唇里顶了顶,那插入感激的小龙女不禁挺腰欲迎,哪知娄黑却停住了,让自己的大龟头在小龙女的嫩穴淫肉里慢慢滑动撩拨,待娄黑把小龙女的这层淫肉品尝好后才插入下一层。娄黑倒是舒服了,可是却苦了小龙女,娄黑那浅浅的插入哪能满足小龙女,小龙女见娄黑迟迟不插进去,竟然双腿一伸搭在娄黑腰间,再使劲一夹,使得娄黑的大肉棒突然猛的插进她的嫩穴,大龟头重重撞在小龙女软软的花芯上,小龙女顿时引颈狂叫。

娄黑见小龙女主动插入,便不再玩弄小龙女了,抱住小龙女的腰便是一阵狂插,小龙女被插得头冒金星,张嘴乱叫:「呀……啊……插啊……插死我啦……好舒服啊……美死了啊。」娄黑自觉小龙女的嫩穴狭窄却弹性十足,而却里面淫肉一层一层的,不管是插入还是抽出都具是舒服,再加上小龙女的美貌和如蛇般的柳腰扭动,娄黑更是性起。

娄黑阳气旺盛,普通女子很难使他出精,所以他必须要连搞几个村姑才能出一次精,而那两个魔教的女人要好些,但却也要把她两人搞得精疲力尽才出了3次精。

现在娄黑在小龙女体内居然感到了自己有出精的感觉了,直把他喜的加大抽插力度和速度,小龙女在娄黑的激烈的交媾下终于得偿所愿的泄身了,小龙女泄身的阴精喷到娄黑的龟头上时,娄黑觉得一阵凉幽幽的舒服,这可是娄黑许久都没感受到的感觉,不禁射出了阳精。小龙女被娄黑滚烫的阳精一冲,更是高潮迭起。

两人搂抱着享受高潮的余韵,娄黑虽已射精,但是体内的阳气依然旺盛,而小龙女久旷的身体得到阳精后更是需求,加上春药的药效还没过,高潮平复后,小龙女又觉得欲火上涌。小龙女痴痴的看着娄黑,却因刚才的高潮而暂时找回一丝理智,一时间不好意思主动求欢。

娄黑满是挑逗的眼神看着小龙女赤裸的娇躯,一只手轻轻的弹动着小龙女的奶头,见小龙女眼眸里流转的春情,便知小龙女又想要了。可是小龙女眼神中的一丝清明就让娄黑明白小龙女现在的内心状态,娄黑见小龙女的特异与和自己的配合,降服小龙女的念头占据了他。

娄黑再次用高超的手法玩弄起小龙女的奶头,小龙女那对开始慢慢变软的奶头在娄黑的玩弄下又开始勃起发硬,刚刚才高潮过得小龙女的身子极其敏感,不一会儿便被娄黑玩弄的娇喘连连,小龙女那一丝恢复的心智又一次消失,小龙女主动搂住娄黑的脖子献上热吻,一双美腿也不由自主的攀上娄黑的腰间。

娄黑抱住小龙女一个翻身,便使小龙女趴在自己身上,娄黑那根大肉棒时不时的在小龙女臀间拨弄滑动几下,小龙女抬起头娇羞的说道:「堡主,我好难受。」「哦?哪里难受啊?给我看看。」娄黑说着但是,却用眼神指示小龙女,小龙女在娄黑的眼神下,自己捧起胸,把自己勃起的奶头送到娄黑嘴里。娄黑吸住小龙女的奶头就是轻咬慢嚼,小龙女的奶头被娄黑吃的是淫叫绵绵,本已恢复的奶头又被娄黑吃的通红肿大,通通挺翘翘的奶头在小龙女丰硕的乳房上显得是那么的淫靡。

小龙女在娄黑的挑逗下,只觉得空虚难耐,不禁又主动求欢:「堡主,我要啊,求堡主了,别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了。」娄黑见小龙女如此求欢,说道:「想要啊?就在你身下啊,自己插啊。」小龙女愣住了,虽说刚才已经失身给娄黑了,但是她觉得自己被被强奸的,而今如果自己主动,那就是合奸了,可是小龙女身子正空虚的紧。就在小龙女犹豫间,娄黑挺腰轻轻的插入小龙女嫩穴内一节又退出,小龙女还没细细品味那充实就又失去了。小龙女哪还来得及细想,便扭臀去追,但是小龙女第一次主动,哪会插得进去,娄黑教导小龙女跨坐在自己腰间,然后一只手分开自己的嫩穴,一手扶住他的肉棒。小龙女按照娄黑的教导,向娄黑展示着自己的隐秘淫肉,一边扶住娄黑的肉棒沉腰下坐,娄黑的龟头刚一接触到小龙女殷红充血的淫肉时,小龙女只觉自己嫩穴内淫肉一紧一松,然后一股淫液便从小龙女的嫩穴内喷出,把娄黑的肉棒淋的湿淋淋的。小龙女压低丰臀嫩穴压着龟头,就是犹豫着不肯套进去,娄黑双手一把掐住小龙女的一双激凸的奶头就是一扭,小龙女顿时间腰间无力,嫩穴猛的把娄黑的肉棒吞了进去,本来小龙女骑在娄黑身上就要比一般插入进的深,加上突然地猛坐,小龙女只觉得浑身发麻,身体里那根大肉棒就像是把她的精巢都顶开了几分。

娄黑见小龙女直挺挺的坐在自己腰间失神,扭了几下,小龙女在娄黑的龟头研磨下回了魂,不由自主的扭起了纤腰,小龙女觉得娄黑那颗顶着花芯的大龟头磨得她心都要跳出来,但是小龙女就是舍不得停下来。娄黑见小龙女只会扭腰,便抓着小龙女的腰把她提起来,直到肉棒退出到只剩龟头在小龙女嫩穴内时,他再松手,小龙女又再次体会到花芯被撞击的舒畅了,来回几次,小龙女便不用娄黑在帮助,自己主动扭腰吞吐起肉棒来,小龙女欢快的在娄黑腰间纵吟,一对白花花丰硕的乳房在娄黑面前跳动,把娄黑晃得花了眼,娄黑一口叼住小龙女的奶头,再一手捏住一个,然后任由小龙女自由耸动,不管小龙女如何扭动,乳房跳的如何欢,那对奶头就是脱离不了娄黑的掌控。

娄黑感到小龙女淫肉对自己肉棒的吸吮加重后便知道小龙女又要高潮了,娄黑赶紧凝神,准备探查小龙女的特异。就在小龙女高潮的同时,娄黑重重的咬了下小龙女的奶头,本在高潮的小龙女被这不知是痛还是舒服的刺激的感觉搞得又喷出一股阴精。娄黑感到那股凉幽幽的感觉随着小龙女喷精又一次降临,娄黑如果不是早有准备,差点就把持不住松开精关了。小龙女弓腰昂首,一双玉手与娄黑十指相扣,紧紧握在一起,双腿间紧紧夹住娄黑健壮的腰身,春叫声久久不止。
娄黑看到小龙女高潮时那副娇媚诱人的模样,心中一热,便强忍着耸动的冲动,颇为怜惜的在小龙女如凝脂般嫩滑的肌肤上抚慰起来,想要等小龙女休息下喘口气,然后再开始在小龙女身上鞑伐。可是出乎娄黑意料的是,小龙女明明正和娄黑十指相扣,慵懒的昂着首,微眯着眼,静静享受高潮的余韵,可是她的娇躯竟然又开始缓缓的扭动起来,本快要平复的喘息又渐渐急促起来。小龙女竟然不待高潮平复便又情欲勃发的再次动起来……

这一晚,小龙女的叫春声,跌宕起伏,而小龙女白天遇到的那三兄弟在一张大床上奋力的在女人身上抽动,老三:「大哥,不行了,受不了了,这娘们儿的叫床声真是太诱人了,肯定是我们白天遇到的那个美若天仙的女人被娄黑那厮给搞上了。我现在真想冲进去,把娄黑一脚踢下床,我自己上。」大哥:「老三,不可冲动,你想想,我们武功不如娄黑,只能靠些手段机会,可恨的是娄黑那厮,一直防备我们,让我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你以为我不想把那娘们儿抢过来搞吗,只是小不忍则乱大谋,等我们找到机会,这黑水堡就是我们的了,到时,那娘们儿自然也是我们的。」老二:「那大哥,你说,那娄黑会像往常一样把那女的玩腻了后给我们兄弟几个玩吗?」老大:「不好说,不过这娄黑,心真黑,每次抢来的女人玩腻了都会扔给我们,这次应该也会,只是可能会久些吧。」这三兄弟一边讨论着小龙女被娄黑玩腻后扔给他们,他们要怎么玩,一边把身下的女人当成是小龙女操。【完】

上一篇:银针逼奸